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德艺楼堪舆馆----东方文化传播中心

起名中心,风水,招收学生,预测等。微信号DylZ990907

 
 
 

日志

 
 
关于我

自幼学习道教文化,对于阴阳宅的风水调理,有着 很大的研究。企业的选址布局。以及堪舆教学,投资策划,都有很好的经验。并对选神位开光。本人于1989年得到龙门派传人子虚大师传授,[葬书]。[地理人子须知]。[玉尺经]。[阳宅三要],[阳宅十书]。[雪心赋]。[图说地理五诀]等古籍精要,通过学习和研究,不断实践。终于得古代风水之精妙。成为一代风水大师。其时事际被摘入[当代名人大词典]及[当代中华英雄儿女]中。十多年来考察古老阴阳名宅。建造现代阴阳风水为千家万户送吉祥。送福。寿。深受广大信士的称赞。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zhuanzai )薛颠传形意拾遗  

2016-01-11 16:57:46|  分类: 八卦武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寒山飞虹《(zhuanzai )薛颠传形意拾遗》

薛颠传形意拾遗

 (2015-05-26 04:24:55)
标签: 

佛学

分类: 太极拳精华

薛颠五行拳

当初我刚随高老先生习拳时,所传各拳均以慢炼为宗。当时高老已年过七旬,我以为他是年纪过大,身体不支,所以示范时才如此缓慢。也因为年龄相差过大,老先生说:“咱爷俩是只传艺,没传承;以师徒相授,无师徒名份。”

因为我父亲说:“你高大爷得到孙存周,韩慕侠不少好东西。孙、韩二人是后起之秀,老辈都承认。要珍惜!”而且高老传的慢炼并非轻松,很吃功夫的,虽然炼慢,但出功极快,我也就照此炼下去了。后来有孙式和张占魁的后系朋友问我,我就说是炼这两支的。

等教到葆真八卦的四身和龙摆尾时,老先生的演示确如行云流水,极尽游龙飞升,飘忽不定之能。我这才知道原来高老的身法是如此变幻莫测,也验证了家父的话。但当问到炼形意为何不像别人一样刚猛发力,慢炼能否打人时,高先生只是笑而不语。跟老辈学拳,这份苦得忍。

幸遇薛颠武学传人张恩师是我的福分。至此才知道世面上的形意拳都是以打法当炼法,用演法当打法。结果非但在比武中无法取胜,更是到晚年百病皆出,徒劳一生,终无所获,悔之晚矣!形意是炼好了养人,终生收益;练不好伤人,后患无穷。薛颠受过异人相传,在灵空师处得到升华,五行十二形都与李存义、李振邦大异。但无论如何变,都离不开九要(二十四法)。很多人拳架不正,就是八要没有齐备,如此就不会长功。又因为形意细活小手特多,一个劈拳,张师就给我教了一年,也整整校了一年。高老首先教我的是孙氏劈拳,也是将近一年时间。我当时还小,心性未定,以为是不教东西就跟父亲说了。过两天我炼完拳,老先生说:“忠民,劈拳是基础,把他炼好了,一式对式式对。有你父亲,大爷不会亏待你。”

薛颠形意有五行桩法,是配备五行拳的。一行一个桩,劈拳不是“三体式”,是另有一套。据传郭云深关门弟子,深县西马庄李振山因赡养郭晚年至送终,得此五行桩,并传给其亲属。

形意拳的气法是门内密传,与桩法一样都是躲在门后炼的东西。李仲轩老先生炼至内气腾然即是得益于此。劲法是炼形意必炼的东西,没它不能比武,李老在文中曾披露一二。我曾经给一山西形意传人演练过一次,他说:“没见过,这不是形意的东西。”形意是炼打分家,出功夫靠炼功架,炼小手,而比武就得求脆,求快。练形意要变几次劲才能知道什么是形意拳。

比武要在转瞬间完成。张师在跟林师爷之前是学朱家形意的。朱殿琛是“朱家四杰”的叔叔,用祖传中医与“定兴三力”李星阶换艺。

林师爷是天津人,后北迁齐市。见张师练功刻苦,尊师谦逊就要教他。张师的朱家形意师兄对我说:“你师父有东西,他自己玩了几年,把东西改了,和我们不一样。此后与人动手眨眼间对方就倒了。”因薛颠的事,林师爷不让张师提学拳的事,更不能提薛颠。我算是张师的关门弟子,因其父与家父是至交,故我平日称张师为兄长,也因这层关系,张师才决定将薛派武学只传给我一人。

薛颠形意五行拳还有功法和打法。林师爷的东西程序性很强,浑圆桩也不是一上来就能站,要经过几步才行。站完浑圆桩要炼圈手,但还不能直接炼,中间需要一个功法接引。

“占先手”是薛颠的独特打法,在形意门中可谓“独树一帜”,比武省时省力,一个“巧”字就解决了问题。


 

薛颠形意转身

形意拳是实在人炼的实在功夫。炼功架愈慢愈佳,因为形意细活小手特多,快了就忽略了,炼法出功夫全仗小手。炼拳要炼精细拳。

过去圈里互相都了解,没有吹嘘夸大的。我曾经看到媒体介绍的大师的功夫比自己的师父高很多,就拿钱去江苏等地考察,结果如何在此不便讲。只是想告诉大家,好师傅就在身边,不要轻信他人。

形意圈里有句话“河北形意靠功力赢人”,我就此事问过张师薛传形意是否如此。张师说:“有技巧不使,使了那是滑头,遇功力大的就没用;有功力不用,用了那是笨蛋,遇头脑灵的就无用。”李老说的妙“用脑子比武是大智慧”。

在武行里要人品功夫分开论,这是后来才悟透的道理。有人品有功夫可以做师傅,有人品没功夫可以做朋友,我前些年就是没弄懂这些,帮一朋友的忙,也给自己找了很多麻烦。没人品有功夫不交往,两者都没有只能敬而远之了。

没有人亲自试过李仲轩老人的功夫,但大家公认他是通家。一个人功夫如何可以从文章中得梗概,知深浅。

只有松静,才能敏感,敏感是炼形意的诀窍,周身敏感即可周身听劲。此外还有其他用处,但不是本文要涉及的,留待以后再叙。身心放松入手,从身心放松到身心两忘,周身松空,心志明静,自然渐入佳境。

形意拳可开发肾脏,性腺。我就此曾写过专门的东西,但并不是任何事都宜公开,要看时机与环境。有人拿这个说事,我无心参与是非,只把自己的事做好就满足了。“与恶狗争食,非可”。

尚云祥是各拳皆通,但他并未学过,这是形意炼通之后自然形成的,“一通百通”。我曾经和一朋友交流过六合螳螂,很多地方特别是高深处都是相通的。

薛颠形意的转身叫回身法,是根据五行劲而设的。劈拳转身暗含鸡形的啄米,抖翎和蛇行。钻拳和炮形的转身分别是鹰鹞回头与龙虎斗志,这两势与熊鹰合演都是形意拳非常重要的功架。

薛颠形意的横拳转身类似象形术的旋法,是八卦转身法。关于象形术,按照林师爷的说法是薛颠首创。炼五行学不到转身,对五行体会就不深。我当初随张师学薛传形意时,对起势和收势印象很深,不仅说道特多,张师也非常重视这些练家子注意不到的地方。教收势时,张师说:“这是八卦掌。”我学过葆真八卦,对此有同感。因为是先炼形意后学象形术,学旋法时,我才知旋法与收势也是相通的。

李存义将八卦捡出来放到收势中发挥。薛颠不专门炼八卦,将精华浓缩成旋法享用。因我系统学过八卦,可从中相互验证。

松是炼形意的头道关,也是第一次变劲。要松到什么程度,林师爷有自己的标准,全身要象轻纱一样在空中随风飘荡,这个不好理解。你用手去抓羽毛,不好抓,有力使不上,等他落到你手心早把你打了。薛颠管这个叫“玉树挂薄衣”,如此身法可在比武中发挥奇效。

沉劲是松透了之后自然形成的。李存义《形意精义》:“四梢用力,则常能猝变,令人生畏。”手足筋梢是内气充盈向手足灌注的结果,是充实不是自主绷紧。

 

 

薛颠的鹞形

首先把身体要养好,功夫才能上档次。打劈时两肾象肺一样在缩涨,会感到肾脏烫如汤煮、丹田温热,此时周身暖意融融,妙不可言!师父给句话不见得当时就能理解,如同拳谱一样,是过来人体悟,只有程度到了才能明白。
    “先天真一之祖气、性命之根、造化之源、生死之本、龙虎二气发源之始,道谓金丹,知此道理可以入德矣”。此气乃武道之内劲“能击人于数步之外,有鬼神不测之妙用,知此道理可以入道矣”。身体欲健康,首要锻炼筋骨,“运动如抽丝,两手如撕绵,手足四腕挺劲力”,手上沉着、身上轻灵,步法要“轻妙如猫行”,“头宜上顶,尾闾中正”则是锻炼脊椎妙法。象形术的基本初衷是“阴康大舞民体健康”,宗旨是为了让国民自修有成可上阵杀敌、保家卫国。“象形取义道启康庄,命以术延道以人昌,勿忘勿助至大至刚,精修性命云胡不臧”。五行拳暗含老三拳,裹拳形似波浪,有鼓荡吞吐惊抖之能。剪拳含火机之妙,有爆裂惊炸之猛。钻拳刚柔相合如棉裹铁,生于鼓荡内含挺力。
    炼形意就是在修道,将世间一切理在身上悟出来,所以是真实不虚。打劈时,手抓回的同时,脚也随之提扒,肛门会阴上缩,此法能治遗精,壮阳。人恢复野兽本能,身体超出常人范围,具有野兽般筋骨结构、速度、敏锐度和力量,薛颠的武林名号是“疯魔”,与一位近乎魔鬼般的疯子交手,阴森恐怖是薛颠的实战风范。象形术目的是启发人的原始本能,是一步登天。西方依仗自身素质在体能、力量上做研究,与我们走的是两个路子。他们练拳自身产生不了兴奋剂,所以会累、会疲劳。打拳时刻留意外三合,动手时手一上、脚就进了,肘一提、膝就挺了,肩一动、胯就抖了。浑身皆手是在炼拳中养成的,不是打法。每一块皮肤都长了眼睛、鼻子、耳朵,让肌肤可看、能闻、会听,后来长了嘴,开始喘气了,就是体呼吸。明劲是劲布全身,暗劲是蓄意,化境是气化之法。
    形意拳的精不是男人的精子,是人的精力,身强体壮会说精力充沛,生机勃勃的强盛状态才具备进修的本钱。精力旺盛需马上转化,不能白白浪费,要用来补养身体,炼精化气是变化气质,精变化成气,寿命就会延长。形意出手带多股劲,一掌劈下去四周拧着螺旋,抓回来也留出二分向前的回力,炼的是将变未变的活力。身体随时处于一触即发的满弓态势,神意内敛,内气一下就渗进骨头里,敛气入骨。炼到这就有了兴致,随时可应变发劲,行站坐卧都带着拳意,举手投足皆与常人不同。化境是将一切归于虚无,此时已与道不远,能感悟天地万物。劈劲是斩钉截铁的硬朗之劲,钻劲柔顺如水流般无孔不入,崩劲刚柔相济、阴阳参半、虚实兼备。炮劲爆烈、火焰冲天、势不可挡,横劲沉重,是收敛含蓄的炼法。
    形意拳炼好了,一式对、式式对。从身心放松到身心两忘,周身松空、心志明静自然渐入佳境。形意拳转身叫回身法,劈拳回身法暗含鸡形的啄米、抖翎和蛇行。钻拳和炮形的回身法分别是鹰鹞回头与龙虎相交,这两势是形意拳非常重要的功架。横拳转身类似象形术旋法,李存义将八卦捡出来放到形意中发挥,薛颠将八卦精华浓缩成旋法享用。李存义在《岳氏意拳精义》写到“四梢用力,则常能猝变,令人生畏”,手足筋梢是内气充盈向手足灌注的充实,不是自主绷紧。
    起势没练好、打拳没效果,收势练不好、打拳没收获。薛颠打的鹞形有身子旋起来的感觉,势势拧身合肩胯,拗步蓄势顺步发。翻身接手灵光巧妙,虚接虚搭、若即若离。入林、捉雀是毒招,下抓裆、上扣眼,连打带摔,这是旋下。抖翎、钻天是挑领,穿裆人飞,是上旋。炼鹞形身子不会拧裹钻翻既摔不倒人,更挑不飞人。炼拳一段时间,大小便会很臭,这是在排毒,过此阶段会觉周身内外异常舒爽,口中津液涌出。
比武与交流不同,什么意外都有,光靠眼睛照顾不到,只有周身敏感才能应变自如。对感悟脏腑、筋骨、气血及重要穴道大有用处,这是身内求。更深层可对周围事物有感知能力,是身外求,此法可谓延命保身的良方。形意拳没悟性炼不了,太聪明学不牢。师父把该说的都说到了,就看弟子能悟到哪,就得多少。没炼到程度,师父不会提,怕乱了徒弟心性,不扎实求东西,很多人都耐不住等待,中途荒废了。形意不怕没基础,年龄大,形意拳是悟出来,体会出来的。年轻人阅历少,心性不定反倒求不出东西来。街斗后炼功有新体会,这是偏门,我不提倡。鹘形上开下合、起翻落钻、开中寓合、合中含开。行架时含着螺旋,与敌搭上有把对方带跑的劲,刚一牵动就变劲打出钻拳。因此形手臂太开,犯了“八忌”,所以这两动要在一下中完成,晚了敌人就真被带跑了。若遇硬手,还没等你钻他,自己的中盘早被掏了。龙形狸猫上树与龙象缩骨是束,熊鹰合形与抖甲是展,象形术属于高起点高要求高成就。
占先是“巧”,可点、可打、可发。有了这个“巧”,制人就是抒发感情。点穴与手占先都是“领先”的打法,打人容易、放人难,放人容易、控人难。能打坏人的很多,不少普通人也能作到。但真要干脆利落的在比武中把人丢出去就需要功夫了,如在实战中能控制住对方已算高手了!高明的师父是把东西捡出来教给徒弟,如此徒弟才能学会、炼通、悟透。一通百通是捷径,到最后才知欲百通不如先一通。炼拳要有体重感,身法的变换、比武都靠这个。大脚趾蹬的是这个体重感,行拳走架的浑厚也是这个,象形术“大势所趋”还是这个体重感。

 

 

久坐必有一禅

有位形意练家子是张师常客,想品品劲,总被敷衍过去。有一次刚好我在张师家炼拳,这位先生用激将法话里话外说张师功夫不行,我说:“咱俩摸摸。”薛颠的炮拳含虎形,刚搭手我就用半个炮拳把他丢了出去。那人从墙根起来说:“总算教出一个像样徒弟。”走后张师说:“你怎么那么傻呀。给他一下得一下,又没拜师,正回家琢磨那。”正象李老说的“没立下师徒名份,应酬话就多。所以学形意,一定得先拜师。”学拳不比一般,感情再好,没拜师,教东西也保留。没递过帖,东西学不完备。后来相遇几回,他看出我与张师其他徒弟东西不一样就拉我去吃饭。我知道他是套东西,就说:“您都有徒孙了,我哪敢说话。”他有些不高兴,但路过他几个徒弟的场子都很热情,也算没得罪人。

起势没练好,打拳没效果;收势练不好,打拳没收获。薛颠收势后会炼很长时间旋法,再猴蹲身一会。薛传形意非常注重起,收,旋,蹲这些细节。

薛颠拳艺很系统,程序性强。形意、象形术都从“虚无无极含一气”开始。半年后,张师说:“可以炼猛虎归洞了。”这个虎形的动作类似猴蹲身的功架,只是不蹲身,两手成掌向上。这个虎形可将这“一气”发挥出来。

虽是先炼形意后学象形术。但猛虎归洞之后要将两手向怀中含抱,掌心至脐。张师说:“这个功法是象形术的马象。”可丹田气足,腹硬如铁。

经过虚无无极含一气、猛虎归洞、马象三步,炼浑圆桩才有深体会大收获。

没炼过薛传形意,看李仲轩关于薛颠拳艺的讲述有似是而非的感觉。因为起点就不同,没学过薛派武学是看不懂这些的。“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形意拳是师父教徒弟,没有徒弟问师父。程度不够,既使学了也无用。

林师爷说:“看薛颠打鹞形,有身子旋起来的感觉。”鹞形势势要拧身合肩胯,拗步蓄势顺步发。翻身接手灵光巧妙,虚接虚搭,若即若离。入林、捉雀是毒招,下抓裆,上扣眼,练打带摔,这是旋下。抖翎,钻天是挑领,也是蛇行的放大,穿裆人飞,是上旋。炼鹞形身子不会拧裹钻翻既摔不倒人,更挑不飞人。

炼拳一段时间,大小便会很臭,这是在排毒。每个人都有隐疾,炼形意可将其化于无形。过此阶段会觉周身内外异常舒爽,口中津液涌出。

 

 

薛颠之鹘形泛谈

有位拳师连续踢了多家场子,在当地出了名。有次比武被对手的同伙在后面拿砖拍了头,还未来得及调整就被二人连拳带刀弄得半死。比武与交流不同,什么意外都有。光靠眼睛照顾不到,只有周身敏感才能应变自如。

形意要“光着身子”打拳。并不是真要脱衣服,全身四万八千毛孔要象新生嫩芽一样慢慢舒张,让空气在体内外流通。林师爷遵照薛颠的教法,半夜在树林中炼。此法对感悟脏腑,筋骨,皮肉,及各大重要穴道有大用处,这是身内求;更深层可对周围事物有感知能力,是身外求。林师爷凭此多次化险为夷,可谓延命保身的良方。

形意拳没悟性炼不了,太聪明学不牢。师父把该说的都说到了,就看弟子能悟到哪,就得多少。没炼到程度,师父不会提,怕乱了徒弟心性,不扎实求东西。很多人都耐不住等待,中途荒废了。

张师说:“薛传形意不怕没基础,年龄大。形意拳是悟出来,体会出来的。”年轻人阅历少,心性不定反倒求不出东西来。光机械打拳,靠时间数量那是傻练。

有在坟地练拳的说法,一般人在这种环境会心慌气浮。其实这只是求那种周身敏感的状态。也可不必如此,炼拳时找一点,夏天在树林中站着,全身各处随时有被蚊子叮咬的感觉即可。

我有个徒弟跟“跑线”的学过打牌,这些长年在火车上“跑线”的专门靠与旅客打牌挣钱。一副扑克想抓哪张是哪张,想发什么是什么。这与比武是一样的,眼疾手快就占先。我小时是“惯打”,家里为平事花了很多钱。街斗后炼功有新体会,这是偏门,我不提倡。

鹘形是形意独门,可平肝益肺。两臂联系着肺,两腿联系着肝。鹘形上开下合,起翻落钻,开中寓合,合中含开。如此两臂一开一合,滋润了肺;两腿一起一落,补养了肝。鹘形行架时含着螺旋,与敌搭上有把对方带跑的劲,刚一牵动就变劲打出钻拳。因此形手臂太张扬,犯了“八忌”,所以这两动要在一下中完成,晚了敌人就真被带跑了,若遇硬手,还没等你钻他,自己的中盘早被掏了。

我只是薛派武学的受益者,因薛颠这一支传播不广,将自己的经历与体会写出来,给大家做个参考。

 

 

薛颠的龙形

细活小手是五行拳关键。有李存义支系的传人来访,其演示五行拳细活,实则并非如此。只是在传承中各代传人根据自己的特点所作的增改。形意练不得法易出偏差,万万不可自以为是擅自改动拳架。练拳不当受的伤是医家都束手无策的。

张师说:“咱这东西一辈子都用不上才好呢,说明这一生你是太平的。”现在是法制社会,打伤人要赔钱,打死人要偿命。我曾多次因此赔钱,无奈之举。高手每一拳都是致命的。张师炼拳从不发劲,既使教我劲法时,也相当柔顺。只有一次,我尝到了张师的劲道,那滋味真是回味终生。

柔劲过关方可入明劲。薛颠的功架势势含有舒筋收筋,旋筋拧骨,润筋养骨等多种功用,如此炼功才有进镜。

众多习武者对司空见惯的“松”理解不够,有不明者,有心知身不知者。“松”是大学问,千万不要忽略。“自以为是”是习武大忌,要亲自到过来人身上摸,在明白人身上试,才能真正将“松”功炼上身,受其益。

桩功是密传,只有拜师才能学到。张师教过一个炼功要窍,可贯穿所有壮功与功架当中。人刚躺下要睡觉时,身体会自觉调整几下。同样,站桩也要周身内外微微调整,达到非常舒适得劲的状态,如此站下去即可享受桩功。打拳过程中也有这个微调,只是一个在动态,一个在静态。薛派武学传播很少,有人从此受益也算将薛派武学发扬光大了。

炼拳得时常有新鲜感,不断有提高才行。我现在的拳学理解比两年前要深入,这里没有对错,都要经历这个过程。

因习武而交的朋友感情会更深。以前朋友要照片,我就拿外出游玩的留影给大家看,有的说好,这是朋友捧场,真炼拳不会是这个样子。

林师爷只继承了薛颠的武功与丹道,中医方面略通梗概即因变故离开薛颠。张师是祖传中医,尤擅骨伤科,如此也算三艺齐备,没有留下遗憾。我随张师学拳时,他已退出武术圈多年,在家自娱自乐,至今还有不见外人的老习惯。要不是两家的交情,我也无缘得此脉传承。

随师期间,时常有人来拜师,都是熟人介绍,张师未收也指点了他们。来人都有层次,不是来学拳的,只想请张师把自己的东西串起来得以升华。这不比串腕子,是拔高的东西,必须拜师才能受教。张师为了不拨熟人面子,略微点拨他们也有提高。

学拳到一定时候要找明白人把自己的东西串起来才行,否则始终是小成就,登不了大雅之堂。

薛传形意起势是面向正前方,落势是猴蹲身。猴蹲身是桩法,可激增周身气血运行,充实丹田,达到神合,意合,精气合的目的。

猴蹲身功架精义是三并两合。脚尖并,脚跟并,膝盖并;肩要合住,胯要合住。脊背拔直,不可弓弯。两臂团成圆。如此才可形正,气顺,劲整。站此桩时要聚精会神,全神贯注地炼,能松脊柱生活力。

张师并非先教劈拳,而是教的龙形。薛颠管熊鹰合演叫“小形”,龙形两脚不离地,是狸猫上树接熊鹰合演的功架。龙虎二形通任开督,是入道修德法门。

薛颠得灵空禅师传授后,将重点放在龙虎二形上,这不是姬际可的体系,是形意的别传。龙形精义在于眼睛与手的配合,眼注视随手走是关键。象形术的龙象有六法,但把缩骨,抖甲二势炼通,其余皆不炼自明。龙形狸猫上树与龙象缩骨是束,熊鹰合演与抖甲是展,猴形也一直在束展上做文章。

象形术对筋骨功夫要求极高,没有过关练了也无收获,还会伤到身体。这也算高起点高要求高成就吧。

五行拳的劈,崩,钻,炮,横各有它的妙处,十二形每一形都有它的功用。“全会则精”,全部学到了,自然融会贯通。形意拳必须系统全面的学,这样才能一出手什么都有。未学完备也就带不出来,一辈子是上不了道的门外汉。

 

 

薛颠的鼍形

现在武术书遍地都是,也就此产生了众多嘴把势。前些年就遇到一位,后来发现说的都是书本上的东西,没有功夫,就终断了往来。

有一次立师(张立群)让我品品劲,一掌下来我就全身“挺”在那不动了,好几秒钟才缓过来。他说:“这是定身法,要掌握火候。拍你一下,你本能全身一挺劲就僵在那了。”

立师的师父是林北居,林是1912年生人,天津人。民国十八年拜在薛颠门下学习形意,象形术等,于民国二十二年离师去外地谋生。

当年得过薛颠指点的人不计其数,但拜师的徒弟非常少。李存义,李振邦的传人里请教的特别多,但都是有艺在身,所以只能视来人程度适当点拨。

鼍形也是形意独门,是钻拳起手接横拳,劈拳的动作,炼的是抽身法。落势不停,行架中可随时变换虚实。手是八字诀,功可健肺,用可点穴。与太极云手,八卦滚球有异曲同工之妙!鼍形是钻横劈三拳在一个动态中,只是这横拳太张扬了,劈拳落势在了旁侧。

记得立师讲鼍形打法时,他一挂一粘,我顺势一倾,左肩正好撞在立师手上,手臂立刻发麻,不敢动弹。立师说:“这是点穴,感觉和平日由于姿势不正确导致的不过血一样,是一动就难受,所以只能保持原状,等血流通了就好了。”

点穴需“眼疾手快”,更重要的是“随机造势”,手“占先”放在那,你自己会来撞。不撞都不行,“形势所逼”。占先是“巧”,可点,可打,可发。有了这个“巧”,制人就是抒发感情。点穴与占先手都是“领先”的打法,一个会两个都会。

打人容易,放人难;放人容易,控人难。能打坏人的很多,不少普通人也能作到。但真要干脆利落的在比武中把人丢出去就需要功夫了。如在实战中能控制住对方已算高手了!

 

 

解析薛传形意的“意”

李洛农完整的继承了姬祖的原始炼法,并未作任何的改动与增删。形意拳之名自古有之,以前是门内叫法,对外有很多谐音名字,后来在李洛农时期叫响了形意拳的名号。郭云深初始得艺于老样形意拳,后来受教归附于李洛农,统一了炼法,广传于世,得其部分老样形意的有李存义、李振山、尚云祥、孙禄堂。

八卦掌属龙,龙有翻浪升天之势、游空隐现莫测。“龙”是身法,不是招式。所以,李仲轩先生文章中有“程廷华打八卦,劲力浑身鼓荡,感觉不到他在打,只感到他在动”。打八卦给人一种在空中漂着,许久也没落下来的感觉,已经算炼到家了,所谓“游龙行空”。老辈人中能达到此境界的八卦门人有程廷华、韩慕侠、翠花刘和宫宝田。

形意属蛇,脚下不离地爬行,打拳也是一拱一拱的往前挤,蛇行步不是借鉴八卦的步法,形意拳本身就有走偏门的炼法。形意拳的功夫出在脚下,所以“蛇行崩趟”是关键。李存义吸收了八卦、太极的精华,但并不是体现在步上。

太极是水,可聚可散、可分可合,王宗岳说“太极者,无极而生,阴阳之母也,动之则分,静之则合”。水受力则散、随之即合;动时则分、静时即合,是一种流动的活力,这是比武。打拳却要像“行云流水”般的稳、静、慢、均,才出功夫。

有徒弟跟我说:“师父,您教的这个桩过于简单,让我怎么炼啊?”我看出他的心思是说我没有交底,我说李仲轩先生的浑圆桩就两句话,其实真东西也就如此。高明的师父是把东西捡出来教给徒弟,如此徒弟才能学会、炼通、悟透。很多人什么都练,就是没有长进,这是因为没有把东西串起来,各拳都有新鲜,常听这些只能是落伍。“一通百通”是捷径,到最后才知“欲百通不如先一通”。

炼法过于复杂,有措手不及之感。大家应该有这样的体会,当你要站桩前的一刹那是不是非常好?而桩架摆正了,就不一样了?因为你要顾及的地方太多,根本无心去品味桩功的好处。薛传形意的“意”就好似这个,无意之意方是真意。

炼拳要有“体重感”,身法的变换、比武都靠这个。前脚掌和脚趾蹬的是这个“体重感”,性拳走架的浑厚感也是这个,象形术的“大势所趋”还是这个“体重感”。

武艺是养气于丹田,道艺是无念无想、不思而得。前者练的是后天之气,后者得的是“先天真一之祖气”,至于二者的区别,很难用语言形容,只有炼者心知肚明了。起点不同,一开始炼的就是两个东西,当然只有武艺的成效,不知道艺的究竟了。

 

 

说马象

炼功架愈慢愈佳,因为形意细活小手特多,炼快了就忽略了,炼法出功夫全仗小手。

要炼明白拳,自己的程度心里要有数。用大拇指按压手臂的肺筋脉,有的地方有痛感,说明肺经尚未被打通,劈拳还未过关。抓劈拳一年左右会有窒息感,至此对体呼吸才有真正的体认,炼拳与修道是一回事,打拳要带点静坐的定慧,静坐要带点打拳的神气。炼形意本身就是修道。

松是炼形意的头道关,也是第一次变劲。要松到什么程度,薛颠有自己的标准,全身要象轻纱一样在空中随风飘荡,这个不好理解。你用手去抓羽毛,不好抓,有力使不上,等他落到你手心早把你打了。薛颠管这个叫“玉树挂薄衣”。只有松静,才能敏感,周身敏感即可周身听劲。

形意要“光着身子”打拳。并不是真要脱衣服,全身八万四千毛孔要象新生嫩芽一样慢慢舒张,让空气在体内外流通。炼拳时也可以找一点,夏天在树林中站着,全身各处随时有被蚊子叮咬的感觉。

尚云祥讲“轻出重收”,薛颠有自己的说法。形意拳只炼向上的劲,从不练向下的劲,松了自然出沉劲。

桩功是秘传,只有拜师才能学到。薛颠传下的一个练功要窍,可贯穿所有桩功与功架当中。人刚躺下要睡觉时,身体会自觉调整几下,同样,站桩也要周身内外微微调整,达到非常舒适得劲的状态。打拳过程中也有这个微调,只是一个在静态,一个在动态。

“肩窝吐气”是薛颠讲过的练功口诀。肩窝是张嘴,对着手臂吹气,劲就到了指尖,站桩打拳周是如此。打劈拳时,“肩井”如瀑布一样倾泄而下,是“重力”,对应“肩井”的是“涌泉”,打钻拳时,“涌泉”似喷泉般向上涌出,身势借着这个势头钻出,这种炼法可将意气劲合一。

象形术守的是空窍,马象的手型是倒三角,手指环扣将腹脐空出来,是丹田充实法的进一步炼法。并且是提着右脚跟,点着脚尖炼,类似马休息时的腿姿,这是关键处。真传易筋经亦是此种炼法。五法柔顺,随时可变劲打人,八象爆烈,有神气逼人之势。李老披露的是薛传道艺形意的单马形,而《象形拳法真诠》上披露的是双马形,发的是腰脊弹力,手撞出挨敌身要有向下扣腕的动作,劲就钻进去透了后背,这一扣是脚踏出来的。

刚开始写书法,毛笔不听手的使唤,此时不能用力,要学会“支使”它。身体就如同这支笔,学拳初始要学会放松,一用力全身就僵了,哪紧哪就不听使唤,要尝试着将身体支配的随心所欲才行。

书法有“藏锋”,不是简单的横竖,一笔当中有许多的迂回。形意里也要有“藏锋”,有很多不显形的动作运行其中,待能自如运用毛笔时,劲可透过笔毫直透纸张,此时发劲可透体穿骨,取人性命。我爷爷王克明看了王羲之的字,书法有了进镜,连带的形意拳也明白了。书道如拳道,都讲究气定神闲,只是一个把劲运在笔上,行在纸上;一个将劲化在周身,发于四空。

 

 

薛颠的马象

抓劈拳一年左右会有窒息感,至此对体呼吸才有真正的体认。

形意拳是招由劲生,五行拳的功架是根据五行功劲编的。炼拳与修道是一回事,打拳要带点静坐的定慧,静坐要带点打拳的神气。炼形意本身就是修道。

形意拳是功夫拳,炼的是含蓄。薛颠管站浑圆桩叫“抱桩”,抱中还要有撑。一次我站桩,立师问我:“你抱过婴儿挤公交车没有?”我就明白了。两条胳膊既有合劲有要有托劲,怕人群挤到孩子,还要有向外的撑劲。平日炼拳这个很难作到,关键在与心态。

很多人看了李老文章练完拳也溜,但没有效果。除不知道溜的方法外,拳打的对不对也是关键。薛颠教过林师爷一个溜之前的功法,希望大家可以从中受益。炼完拳把双手搓热反复擦面,握成鸡心拳敲三下后脑,两脚尖分别向内扣几次,之后再溜。个中妙趣,大家可以去体会。

“肩窝吐气”是薛颠讲过的练功口诀,气者,劲也。肩窝是张嘴,对着手臂吹气,劲就到了指尖,站桩,打拳都要这样。

尚云祥讲“轻出重收”,薛颠有自己的说法。“腾”,形意拳只炼向上的劲,从不练向下的劲,松了自然有沉劲。“蓄”,炼收,含着劲打拳,所以炼功架是不发劲的。发着力打拳,看着挺猛,打人身上就不好使了。“含着劲炼拳,兜着劲打人”。

打劈拳是,“肩井”如瀑布一样倾泄而下,是“重力”。对应“肩井”的是“涌泉”,打钻拳时,“涌泉”似喷泉般向上涌出,身势借着这股势头钻出。这种炼法可将意气劲合一。

象形术守的是空窍,马象的手形是倒三角,手指环扣将腹脐空出来,是丹田充实法的进一步炼法。并且是提着右脚跟,点着脚尖炼,类似马休息时的腿耍馐枪丶ΑU娲捉罹嗍钦庵至斗ā?

五法柔顺,随时可变劲打人。八象暴烈,有神气逼人之势。李老披露的是薛传道艺形意的单马形,而《象形拳法真诠》上写的双马形,发的是腰脊弹力,手撞出挨敌身要有向下扣腕的动作,劲就钻进了敌身,这一扣是脚踏出来的。双马形是挂打合一,挂可牵人,打的时候还要踩着对方的脚。一上一下,一明一暗就乱了对方的阵脚,没了方寸,我就势乱中取胜,赢了对方。

劈拳开肺,首先解决的是体能问题。拳炼的对不对自己心里要有数,不能练糊涂拳。用大拇指按压手臂的肺筋脉,有的地方有痛感,说明肺经尚未被打通,劈拳还未过关。拳越练越累是错,应该越炼越舒服,越炼兴致越高才对。一天不炼都难受,象着魔一样什么都不顾了,非炼不可。

 

 

猛虎归洞与猴蹲身

形意拳是先祛病再强身,首先把身体要养好,基本功才能上档次。

现在环境污染日趋严重,虽然经济条件改善了,但身体却处于亚健康状态,没有真正体会过什么是幸福,什么是享受生活。因此,燕窝蛇胆鹿茸都进入了食谱,梦想着能将身体调养好。但人们生理机能下降,消化能力微弱,不见得吃什么真就能受用。

猛虎归洞又叫虎形有极桩,西马庄李振山深得此桩要义。虎形桩对养生作用很大,可改善睡眠食欲。练功得法,短期就有精力充沛,双目有神的效果。

猴蹲身形成于形意拳初期,是古传内功之一,旁支亦有其它的叫法。形意拳保留了原始的炼法,系统完备,又不出偏差。薛颠传的猴桩可炼出“肾息”,能逐渐过渡到体呼吸。站猴桩时会明显感到两肾象肺一样在缩涨,小脑、肾、性腺都能得到开发。炼毕气血团聚于腰腹,异常舒爽。

无极合一并非形意独门,杨露禅的嫡系应该知道这个功法。至于是太极门窜过去的,还是刘奇兰与杨露禅共同发明的就不得而知了。从内功角度讲,它是炼精化气法门。初始会感到两肾热如汤煮,丹田发暖,热流逐渐谩布腰腹周围,并分两路延四肢至手足,四心有发热发汗现象。此时周身暖意融融,妙不可言!

虽然形意拳功效卓著,但也是需要时间炼出来的,恒心与耐心是首要。而且每个人情况不同,练功体会也是各异。以上是我练功时的感受,或许会对大家鉴别自己所练真伪有个参照。

功力来自于刻苦与体悟,现在年轻人怕吃苦,功夫没下到就说形意,太极不好,去学外家拳。其实并不是老师没认真教,你要反问一下自己是否象前辈那样吃苦,那样执着。

师父给句话不见得当时就能理解,如同拳谱一样,是过来人的体悟,只有程度到了才能明白。

道艺五行拳需经催三节、惊四梢、闭五行、聚六合、顾七星、校八要(顶扣抱圆摆垂弓挺)、尊九歌的历练,但这是在动态不好掌握,所以历代门人均在三才桩中体认。细节都是练功窍门,如手型作对就会有小旋涡的感觉,这些在道艺形意中都是必炼的东西。

 

 

道艺形意“先天”说

先天桩炼的是“先天真一之祖气、性命之根、造化之源、生死之本、龙虎二气发源之始,道谓金丹,知此道理可以入德矣”。此气乃武道之内劲“能击人于数步之外,有鬼神不测之妙用,知此道理可以入道矣。”

形意拳讲究抻筋,薛颠有所不同,炼的是舒筋、收筋、润筋。抻筋易伤,而舒筋则有舒展松长的意味。皮筋光长没用,要有弹性,所以要收筋。大筋这么一折腾,要给于气血滋补才能发挥良能。对于头顶沉肩、含胸拔背等要领,薛传形意有独特的解释,照此一一炼到身上,有脱胎换骨之感。

过去的名家中,很多都是吃官饭的。黄文叔是福建省保安司令,曹宴海是总司令部少校参谋,诸桂亭是军政部国术官。身体欲健康,首要锻炼筋骨,“运动如抽丝,两手如撕绵,手足四腕挺劲力”,手上沉着,身上轻灵,步法要“轻妙如猫行”,“头宜上顶,尾闾中正”则是锻炼脊椎之妙法。

象形术的基本初衷是“阴康大舞民体健康”,宗旨是为了让国民自修有成可上阵杀敌,保家卫国。“象形取义道启康庄,命以术延道以人昌,勿忘勿助至大至刚,精修性命云胡不臧”。

老三拳在象形术中分别是云晃旋,裹拳形似波浪,有鼓荡吞吐惊抖之能,与横拳相似。践拳含火机之妙,有爆裂惊炸之猛,与虎扑相似。钻拳刚柔相合如棉裹铁,生于鼓荡内含挺力,可演化成崩拳。




       “以武悟道”话形意

内家拳本身就是佛家功、道家功,将世间一切理在身上悟出来,所以是真实不虚。不要认为形意就是五行十二形那么简单,当然五行连环、形意八式、杂式锤这种有为之法并不在我等要习之列。

炼形意就是在炼内功。打劈拳时,手抓回的同时,脚也随之提扒,肛门会阴上缩,此法能治遗精,壮阳。

老样形意讲求恢复本能,郭云深将这个道理告诉了李振山。姬师祖传下来的拳在高境界追求神形合一,而老样形意追求野兽良能。林北居说:“薛颠走路像老虎,落地无声。”人恢复野兽本能,身体超出常人范围,具有野兽般速度、敏锐。当时用来评价薛颠最多的是“疯魔”二字,与一位近乎妖魔般的疯人交手,这是薛颠的实战风范。早年我提出“疯魔”,有些人不理解,认为是初识武术的人乱编出来的名词。

到野兽般的疯魔程度,劲力、招式就可有可无。但拳是一步一步炼的,还是要从内功、劲力入手。象形术是老样形意的发展,由薛颠创立,目的是启发人的原始本能,是一步登天。但形意拳程度不够,直接修炼象形术反倒求不出东西。因为需要深厚的内功,极高的筋骨要求和高度的拳艺做基础,能自由把握自己的身体。否则炼之必伤。由于薛颠身体散发着独有魅力和他深不可测的拳艺,国术馆的学子都着魔似的苦炼。

薛颠将武学实战发挥到了极致,并不是心理发狂、下毒招这么简单。相对与还在追求招式打法或劲力的拳师,有天壤之别。西方依仗自身素质在体能、力量上做研究,与我们走的是两个路子。他们练拳自身产生不了兴奋剂,所以会累、会疲劳。这些是高东西,具体内容就不讲了,不是保守,老师不看着炼,就真成疯魔了。

说些基本的东西,让大家受益才是真的。打拳时时刻留意外三合,动手时手一上,脚就进了;肘一提,膝就挺了;肩一动,胯就抖了。浑身皆手是在炼拳中养成的,不是打法。周身敏感以前讲了很多,每一块皮肤都长了眼睛、鼻子、耳朵,让肌肤能看、会听、会闻,到后来长了嘴,开始喘气了,就是体呼吸了。

 

 

薛颠武学境界泛谈

薛颠传习的修炼层次体现着他对中华武学的深度诠释,是由武悟道捷途。直观的反映内家拳与传统文化的通融之处。

形意拳初始是柔劲,舒筋拔骨、谓易筋。形意拳的精不是男人的精子,是人的精力,身强体壮会说精力充沛。生机勃勃的强盛状态才具备进修的本钱。

第二阶段是明劲,找试摸拳劲,有粗筋壮骨作用。精力旺盛需马上转化,不能白白浪费,要用来补养身体,炼精化气是变化气质。精变化成气,寿命就会延长。形意出手带多股劲,一掌劈下去四周拧着螺旋。抓回来也留出二分向前的回力,炼的是将变未变的活力,含于内的形,形意拳的细活小动作即如此。李存义有“一形不顺,不能炼它形,一月不顺,下月再炼,半年不顺一年炼,炼至身体合顺再炼它形,非是形式不熟悉,亦是内中之气质未变化耳。勿求速效,勿生厌烦之心,务要有恒,作为自己一生始终修身之功课,不管效验不效验,如此炼去,功夫自然而成”的名训。

下一步是暗劲,收筋缩骨炼含蓄。身体随时处于一触即发的满弓态势,神意内敛,内气一下就渗进骨头里,敛气入骨。主修五行桩,外形不动,里面转动。看似静态,上手触碰,内里却似蟒蛇蛹动,是虽静犹动的活体,鼓荡。炼到这就有了兴致,随时可应变发力,行站坐卧都带着拳意炼气化神,举手投足皆与常人不同。

第四层是境域上的化境,已超出劲的范畴。将一切归于虚无,炼神还虚。重点是转身,有润筋养骨作用。

最后是炼虚合道,惊筋灵骨,走的是敏感的路子,武学方面出灵劲。此时已与道不远了,感悟天地万物。体呼吸即形意拳悟道法门。

近年来我逐渐意识到,当前任务的重中之重是全民健身。随着社会老龄化,希望延年益寿、重视养生之道、寻求健身妙法的人越来越多。

薛颠武学我们这一支正在延续,任务基本完成,今后不会再公开招收入室弟子。而面对更大的难题,面对如此众多对武术一无所知却又渴望将身上疾患去除的人们,太极拳无疑是最佳选择。我们下一步重点是将这一绿色养生系统工程做好。让广大群众在环境污染和生态失衡的今天,能够远离疾病、远离痛苦,共同感受太极拳这一简便易行、行之有效的凝聚着华夏先民高度智慧的人类文化宝库。

 

 

太极八卦拾遗

太极之阳为形,即正确标准的拳架;太极之阴为意,即内功神气之修炼。

太极管炼拳叫盘架,但要“细”炼拳、“精”炼拳,把其总则、分度细抠。总则即太极一身之法,从头到足均有其特定的要求。至于各式拳架由于繁杂精细,不是文字所能及的。现就其太极周身之法详述如下。

头有“顶头悬”一说,但由于抽象难懂,很多人都无法真正体会到头正带来的展眉落腮、面呈微笑之益处。头如何正?收颚吞咽使脖颈微贴衣领即可。如此既无头顶带来冲头之嫌、又无低头挺颈封督之弊。头一正可领全身气血活奋、两脚轻灵、周身松快。

对于胸背的要求,坊间说法各异。正确的做法是,如要松胸背,必先张肘虚腋。把胳膊微内旋,让腋下空出一个充气空囊,汪公永泉有“腋下夹热馒头”的秘法留世,大家可细品味其中奥妙。

松腰是太极拳一松百松的关键。整个脊椎形如九曲株,太极拳是软中有硬的弹簧刚体。人要硬很容易,不会武的也能抡拳头打坏人,但这是硬碰硬。太极拳是属于瞬间惊炸的发力形式,伤人不伤己。这是力学,需要身体有高度的弹性。脊椎是最难炼的,得法也需要相当时日。肩松开有肩窝为证,坐着腰椎前塌,站着往后弓,这是松要的凭证。

太极门自古即有蹲墙根的方法,但一般是炼拳两三年后才传授给弟子。因为此法不仅强度大,而且直接练习有冲头眩晕现象。得真传的门内弟子,第一年要炼的是一套开发命门的内功,形意门亦有此功,名为无极合一。是在配合调息的同时周身进行松紧的转换,用以运化内气。有此基础一年以上,方可练习蹲墙根。此时蹲墙精力充沛、周身松柔,功力亦会突飞猛进。前两步完成后,亦有更深层次的秘炼之法,以达到妙手境界。

太极拳的眼神运用充分体现了阴阳相济的理法。摄出与敛入同时,但并非纯用意念行使,完全是内功神气的自然流露。用眼之法魏老(树人)有“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阴阳相合”的精辟论述。

太极拳用掌多,用拳少。对于手形要有松握小气球的意识。劲大易破、劲小易飞,如此之拿捏分寸与李仲轩先生评论薛颠飞法点香头并无二致。都是敏感的东西,并非全然用劲用力可比。这小球如何拿捏的住又不会破,掌心留个空壳,将气球容入,拇指尖与小指尖在远处用神气合劲,将小球牵住。还要将气球放出去,指节舒张、圆撑,掌根推劲,小球随之即飞,但中指根要有根线把她拴住,此亦阴阳相济之理。

以上只是对太极拳初学的一些基本要求做了简要的描述,期间有很多感触无法言表,仅供大家参考。

 

八卦掌属龙,所以董系的分支传人大多以“游龙”、“龙形”命名著书。而且很多传人都将八卦掌练的快如风、疾如雨,真有“飞龙在天”的气势。

八卦掌在练功时,是慢的,并不象龙,更像巨蟒在鼓踊。不是后脚蹬着前进,是全身的骨节一齐的“串”(只能这么说),各大小关节螺旋着、带着劲儿的拧着。有功夫的看一眼高手的拳照就能学到东西,我前些年保守,放一些照片在网上只为和大家相识。

八卦掌动手时才真把龙显现出来,浑身拧着劲,打一下就拧到另一面,始终像带着劲的弹簧。招也就在这里变化出来,不是一式一式的。所以与八卦动手有变化无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感触。八卦掌我早年接触很多,有知名的、有隐逸的,但由于正处于形意的求学阶段,对八卦体悟不深。近些年在授徒之余有闲暇对葆真八卦深入体会,方才感叹:此技为何能与形意太极并肩而立,雄居上三门之位。

三种拳法中,八卦掌是舒筋拔骨最快的。功夫的成就不在招式,内功劲法犹为重要,身体循圈走转、身内圆丹自转。随着功力的增长,内力自会旋脱而出。所以被八卦打了,人是旋着出去的。形意是功夫拳,八卦更是功夫拳,盘根走转的基本走圈是根基更是核心。

 

 

形意拳解要

炼形意要变几次劲才知道什么是形意拳。

薛颠是异人相授,在灵空师处升华,五行十二形与李存义大异。

有技巧不使,使了是滑头,遇功力大的没用;有功力不用,用了是笨蛋,遇头脑灵的无用。李仲轩总结的好“用脑子比武是大智慧。”

形意拳有五行桩法,配备五行拳用。一行一桩,劈拳不是“三体式”,另有一套。据传郭云深关门弟子——西马庄李振山赡养郭晚年得五行桩,传过亲属。

过去名家中,很多都吃官饭。黄文叔是福建省保安司令、曹晏海是总司令部少校参谋、诸桂亭是军政部国术官。

起势没练好,打拳没效果;收势练不好,打拳没收获。薛颠收势后用旋法遛步,再猴蹲身一会。薛颠非常注重起、收、旋、蹲这些细节。

师父给句话不见得当时就理解,同拳谱一样,是过来人体悟,程度到才明住?

形意拳转身叫回身法,根据五行功劲而设。薛颠传的劈拳转身暗含啄米、抖翎与蛇形。钻拳与炮拳转身分别是鹰鹞回头与龙虎斗志,这两势与熊鹰合演都是形意拳非常重要的功架。横拳转身类似旋法,是八卦转身法。

李存义将八卦捡出来放到收势中发挥。薛颠不专门炼八卦,将精华浓缩成旋法享用。

炼拳一段时间,大小便很臭,是在排毒。每人都有隐疾,炼形意可将其化于无形。过此阶段有周身内外异常舒爽、真气旋转周流全身、口中津液香甜味美等妙境。

被点穴感觉和平日由于姿势不正确导致不过血一样,是一动就难受,所以只能保持原状,等血流通正常就好了。点穴需“眼疾手快”,更重要是“随机造势”,手“占先”放在那,对方会自己来撞。不撞都不行,“形势所逼”。“占先”是巧,有了这个“巧”,制人就是抒发感情,可点、可打、可发。点穴与占先手都是“领先”打法,一个会两个都会。“领先”不是先进,是动作总领先对手,真有一种打人跟预定似的意味。

“占先手”不是具体招式,是数个比武口诀。

八卦掌属龙,水墨画里的龙都不是直的,身子横竖有几道弯。转八卦时,里脚前迈,内手向返方向探出,身子就有了裹劲;外脚内扣,腰顺势向后转,人就被旋起来。一裹一旋就变了身法、有了动势,浑身这根大弹簧始终崩着劲,人挨上就弹飞了。形意属蛇,脚不离地爬行,打拳也是一拱一拱往前挤。形意拳的功夫出在脚下,所以“蛇行崩趟”是关键。太极是水,可聚可散、可分可合,水受力则散、随之即合,动时则分、静时则合,是流动活力,这是比武。打拳却要象“行云流水”般稳静慢均,才出功夫。

形意拳没悟性炼不了,太聪明学不牢。师父该说的说了,徒弟悟到哪,就得多少。没炼到程度,师父不会提,怕乱了徒弟心性,不扎实求东西。很多耐不住等待,中途荒废。

形意拳是悟出来体会出来的。炼形意不怕没基础、年龄大,反而是阅历少、心性未定的年轻人不易出功夫。

功夫来自刻苦与体悟,现在人功夫没下到就说形意、太极不好。不是老师没认真教,反问自己是否象前辈那么执着的体悟。

 

 

我对薛派形意拳练法的体验

目前薛派形意拳传播少之又少,而真正能说清楚薛派形意内涵的人就更少,由于历史原因使薛派形意逐渐末落了,故此,我把我学的一点皮毛和感受写出来,已达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薛派形意拳是薛颠祖师传下来的,薛颠是个非常传奇且争议很大的武术大师,他的名字被曝光并且为世人重新知道,还应该归功于李仲轩老人的逝去的武林。我也是看完逝去武林后才对形意拳有了向往和萌发想学形意拳的欲望。一天在网上看到了我师父民秋的薛派武学介绍信息,一看是传薛派形意拳,于是就联系民秋老师并且了解了该拳的拳理和一些练法,并决定拜师学艺。当时炎龙网站正大肆疯狂打压所有与他们有威胁的武术有名望的人,我师就是受害者之一,他们自编广告言词诋毁我师名誉,结果可想而知,一群疯狗狂吠而上,把我师咬的体无完肤。结果这群疯狗真的疯了,最后结果我不说大家也知道……多行不义自作弊。我师傅涵养极深,不与他们计较。

正式拜师后,师傅给我讲了门内薛派形意的初级练法,跟市面上练法完全不一样。这个时候我才知道练法和演法是不同的。而薛派形意练法入门是柔练,行拳极慢,要求用意不用力,有如太极拳一样,故我在公园练功,百分之百的人都说我在练太极,搞得我哭笑不得。开始练时感觉浑身不得劲,后来逐渐才有了一点感觉。慢慢浑身发热,然后有了阻力感,练过2年后,与人推手耐力和内劲都长了。到此才知道薛派练法的独特和功效之显著。师傅说这只能是初级功夫,后面还有更高级的练法,但层次不到是不能越级的。

我的传承:薛颠——林北居——张立群——民秋——杨老大

简单披露一下薛派形意练功的顺序

1、虚无含一气:师傅开始教的桩法,在薛颠、孙禄堂的书中开始都提到了。

2、低架浑圆桩:

3、摸劲:锯挫摸劲和鹰捉试力。摸劲要“慢慢以神意运动”,要摸出阻力感。

4、站三体式:要站出轻盈感和腾挪之势。

5、柔练五行拳:劈拳(抽丝-撕棉-拉弓)、钻拳、崩拳、炮拳、横拳。要守规矩,注意细节不要丢。

6、明劲:到两手如拉弓的阶段,就是出明劲了。

7、暗劲:束展二字一命亡,达到境界就是拳打三节不见形,见形不为能,具备不动发力。

8、化劲:入象、化脑子、虎豹雷音这三者是同时存在的,同时入象也就说明达到化劲了。

9、十二形拳:龙形、虎形、猴形、马形、鼍形、鸡形、燕形、鹞形、蛇形、鹘形、鹰熊合形。

10、器械:五行刀:劈刀、钻刀、崩刀、炮刀、横刀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